添加到百度搜藏 转发到新浪微博 分享收藏壮族铜鼓习俗市级 I-509

  壮族祖先创造的北流型、灵山型、冷水冲型铜鼓,被称为“铜鼓艺术高峰期代表”。铜鼓是广西壮族群众每年过三月三和春节等节日庆祝活动中必不可少的习俗。壮族的族称,历代称谓有所不同。商周时称为“濮”,壮人自称亦为“布”,两者是同音异写;秦汉时期称为西瓯、骆越人;宋代称为“僮”;1965年遵照周恩来总理的倡议,将“僮”改为“壮”,自此,僮族统一称为壮族。大约在公元前7世纪前后,生活在中国珠江流域的濮人从炊具铜釜中创造了打击乐器铜鼓。此后铜鼓向北传入四川邛都,向东传入贵州和广西、广东,向南传入越南北部,向西传入缅甸、泰国。至今铜鼓已流传了两千多年,在大部分地区和众多的民族中已相继退出历史舞台,只留下某些遗迹和历史的回忆,但仍有一部分地区和民族还保存着使用铜鼓的古老习俗,为绵延千古的铜鼓文化留下了“活化石”。

返回目录铜鼓的艺术特点

  铜鼓是我国古代青铜文化中的瑰宝,一般分鼓面、鼓腰、鼓胸和鼓足四个部分。铜鼓的外形本身就是一件精美的造型艺术。无底腹空,腰曲胸鼓,给人以稳重饱满之感。鼓面为重点装饰部分,中心常配以太阳纹,外围则以晕圈装饰,与鼓边接近的圈带上铸着精美的圆雕装饰物,最多的是青蛙,其次有骑士、牛橇、龟、鸟等。造型夸张、雄强、有力、庄重耐看。鼓胸、鼓腰也配有许多具有浓郁装饰性的绘画图案。鼓足则空留素底,造成一种疏密、虚实相间,相得益彰的效果。

  这些图像都在模坯上用镂刻或压印技术制作而成,采用线地浮雕的技法,画像传神简洁,线条刚劲有力。画像纹饰大抵分物像纹饰、图案纹饰两类。物像纹饰有太阳纹、翔鹭纹、鹿纹、龙舟竞渡纹和羽人舞蹈纹等;图案纹饰有云雷纹、圆圈纹、钱纹和席纹等。这些图像纹饰往往以重复或轮换的形象、构图出现,产生强烈的整体艺术效果,表现出合理的装饰布局。鼓胸装饰带的图像有长卷形式,而鼓腰装饰带的图案则是独立成篇,循环往复。

  鼓按形状、装饰的差异分为8种类型,不同类型的铜鼓有不同风格的纹饰。大体来说,冷水型鼓面复杂并有圆雕装饰,物像纹样抽象化;北流型铜鼓纹样繁褥器重;石寨型铜鼓造型写实精美。铜鼓上的各种图饰,都是古老骆越人熟悉的事物。一方面表现了他们的生活场景,一方面表现了他们的独特审美意识,富有很强的浪漫气息,也显示了他们战胜自然的信心。

返回目录铜鼓之王

  迄今为止,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发现和收藏的铜鼓有500多面。铜鼓用铜铸造,大小不一,最大的直径在100厘米以上,最小的仅十余厘米,重量自数十斤至数百斤不等,体形凝重,制作精致。鼓面有浮雕图案,鼓身全部有花纹围绕。其中一面直径165厘米,高67.5厘米,重300多公斤,让一个中等身材的人躺在鼓面上伸展四肢也不会露出鼓边之外,堪称“铜鼓之王”。铜鼓之王,它体态庞然,花纹精细,鼓面中心有八道光芒的太阳纹,外围用突起的同心圆弦纹分成五道晕圈,各晕圈内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单线旋出的云纹和菱形套的雷纹,鼓身晕圈密而窄,也全饰以云纹和雷纹。密布的云雷纹给人以玄妙莫测之感,更增加了这种权力重器的神秘色彩。

返回目录演奏方式与方法

  敲奏铜鼓的方法有双槌击和单槌击两种。双槌击即是鼓手两手各执一根鼓槌,同时或交替敲击。这种敲击方法可以奏出快速的鼓点和较复杂的节奏,能够灵活自如地轮奏鼓心音和鼓边音。

  单槌击即是鼓手手中只有一根鼓槌。这种鼓槌一般比双槌击的鼓槌要大,敲击的力度较强,但是难以奏出快速的鼓点和复杂的节奏。在演奏铜鼓时虽以单独敲奏为多,但有时也与其他乐器一起合奏。在演奏时,铜鼓的放置方式多种多样,有的正置于地,有的侧置于台,有的正悬于架,有的横悬于架,还有的抬着边走边打。如南丹白裤瑶跳铜鼓舞时,主跳的皮鼓手双臂伸直,击鼓面1次后,双腿原地半蹲,双臂屈肘再击鼓1次。将此动作 重复1轮后,开始进行大跳跃击敲,依次向右向左跳跃并敲击鼓面和鼓边,使“嘭、嗒、”“嘭、嗒”的声音对错成韵,共跳40拍之后,右脚向前迈一步,左腿屈膝抬起,上身前俯,同时双手举至头顶,鼓棒相击1次,作猴子欢呼状。继而左脚向前落地半蹲,向左拧腰,左手击鼓1次,自然放下,然后左腿直立,右腿屈膝抬起,上身稍向前倾,双臂屈肘抬至右耳旁,击鼓棍1次,再以右脚落地向前半蹲,躬身向右拧腰,右手击鼓身1次,自然放下,作猴子倾听状。接着分别在颈后、腋下、腰后、大腿外侧、大腿内侧、小腿前、小腿后、脚底等部位方向以鼓棍相击,似猴子腾跃跳挪和欣赏宝物的各种姿态。

返回目录传承价值

  铜鼓文化是壮族文化的重要组织部分。红水河沿岸的壮家,几乎村村有铜鼓,逢年过节,红白喜事,家家都要打铜鼓,喜庆吉祥,沿红水河两岸村寨是东兰壮族铜鼓文化艺术的深厚积淀区。据资料统计,目前全世界馆藏传世铜鼓2400多面,其中我国馆藏量1400面,广西馆藏量900多面。铜鼓是壮族人民心中的神物。铜鼓文化流传时间之长、范围之广、影响之深,世所罕见。近百年来,铜鼓历尽风雨沧桑,虽然几经大量损毁和流失,但却没有从壮族人的意识中和生活中被夺走,壮族人的铜鼓情结已经溶入了他们的血液之中。实际上,在壮族人的心目中,铜鼓是祖宗留给自己的文化根基及精神家园。

  铜鼓在失去权力象征的功能之后回到民众中,至今仍在民间使用,成为一种活着的文化遗存。红水河流域各民族的传统文化活动都使用铜鼓,铜鼓成为这些民族现存文化传统的活见证,从不同侧面反映了红水河流域使用铜鼓民族的经济状况、文化面貌和心理素质,以及他们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为适应自然环境而产生的独特创造力。铜鼓涉及矿冶、铸造、声学、历史、艺术以及与之相关的科技史、考古学、民族学、人类学等,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

参考资料

  • 暂无参考资料

讨论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