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到百度搜藏 转发到新浪微博 分享收藏凉州贤孝市级 I-255

  凉州贤孝相传是由清朝年间凉州区长城乡红水村一位姓盛的落第秀才所创立。由盲艺人们师徒相承,口传心授,一代代流传下来,从事凉州贤孝演唱职业的艺人大多是盲人,尤以先天盲者占大多数。他们自幼便从师学艺,出师之后即走街串庄,四处卖唱,形成了独特的民间艺术形式。

返回目录艺术特色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凉州贤孝具有极强的生命力与艺术感染力,在凉州。无论是农家院落、还是茶坊酒肆 ,只要是人群聚焦之所,几乎都可以看到这样一幅乡土味十足的画面,一位双目失明的盲艺人,怀抱三弦自弹自唱,周围或站或蹲或坐,围满了听众。盲人那动情的演唱,时而高昂,时而低沉,时而欢乐,时而悲愤。

  盲人的演唱,似乎一根丝线,牢牢地牵住了周围观众的心。他们品味着盲人演唱的内容,随着曲调的变化,或怒或喜、或悲或愁,或开心一笑,或感叹唏嘘。在这种乡土艺术的浓厚氛围里,咀嚼着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凉州贤孝的音乐保留了许多古老的唱腔曲牌,吸收了凉州杂调和地方民歌的丰富营养,充满着浓郁鲜明的地方色彩。它曲调流畅、富于变化,即兴性很强。能生动形象、活脱逼真地表现各种故事人物。诵词之间,有间奏和过门。凉州贤孝有专门的曲调,演唱时,先调弦,尔后拉“过门”,用八谱儿起调,再变换调子,不过,它的调子依其不同内容而定,有的一调到底,有的中间换调,若有凄悲内容,则用散板。凉州贤孝常用的曲调有:招徕观众、烘托气氛的光调过门;赋比起兴,预示情节的开篇越音;交待事件步步发展 的光调;引向高潮、字字紧扣的喉音;扣人心弦、催人泪下的悲音;悲愤欲绝或诙谐逗笑的花调等。内容与曲调的和谐统一,极大地丰富了凉州贤孝,使其更具感染力和穿透力。

  凉州贤孝以瞎弦为主要载体。作为民间艺人,瞎弦学艺比常人多了几分艰辛。瞎弦学艺主要靠耳听心记,所以“瞎子不念书靠死记”的俗语颇为流传。过去瞎弦拜师傅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先由中人作保,再领至师傅处,师傅一摸额二摸手三摸脚板,额宽手细脚板硬才能过关。额宽者头大,头大则聪明;手细者有质感,弹三弦时上手很快;瞎子吃百家饭走千家门,脚板硬才能走南串北。第二关考听力和悟性,师傅先唱一段,拜师者必须在单位时间内诵读熟背,尔后放声亮嗓,这在考较音质和音色。学艺期间,师傅先将传统的曲目教会,最拿手的不到万不得已绝不相传,怕失了看家的本钱。而个人创牌子,则要过师傅关,师傅传了前半段,后半段靠自悟,若能依前面的续接,且能感动听众,才能算出师。家中出个瞎子,父母是最为揪心的,总怕以后没处吃饭,所以总是想方设法延请高明的瞎弦师傅,为避免外界打扰,瞎弦学艺最残酷时要呆在地窖中,记熟曲目才能出窖。

  唱贤孝没有专门的场合,随意性很强,乡间在农家炕头,城市在闹市区。过去若有子女不孝或有欺村压市行为,族长和村中德高望重的老人便请来瞎弦,有针对性地唱,一场贤孝听下来,教育的目的也就达到。若有不悔改者,瞎弦便将其恶行编了唱词,到处传唱,这一招颇有效,所以过去“三不惹”中,瞎弦是其中之一,其他两种人是文人和歌妓。文人不惹是怕其手中的那支笔,当年陈世美做官时惹了文人,一曲《铡美案》,使陈氏人迄今想起来都有点憋气;歌妓轻歌曼舞,游于官宦财阀之间,哪日傍上一高官,招惹的人吃不了非得兜着;瞎弦自身凄凉,若惹了他,他将你编入曲目,浪迹四海传唱,使你臭名远扬。所以唱贤孝的人进村进家,一般人家都或米或面馍给之,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通过凉州贤孝瞎弦们争取到了自己的地位,这种地位的确立实在来之不易,盛其玉当年的这片苦心,最终得到了收益。

  凉州贤孝该唱则唱,该说则说,唱白杂揉,有的曲目唱白是固定的,有的则根据听众的情绪调整。瞎弦的耳朵在随时捕捉着听众的反应,若有打呵欠或杂乱交谈者,瞎弦则立即改变所唱的内容,加重手劲的同时也加重唱词,这样的调正很快能端正听众的态度,所以贤孝能具有永久的魅力,其不断揉杂或取其它民歌的成分或有意加工,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随着社会的发展,一个时期以来,凉州贤孝的听众基础正在逐渐失去,演出也没有了固定的场所,加之艺人队伍青黄不接,生存面临考验,这个古老曲艺形式的发展举步维艰,急需扶持保护。

参考资料

  • 暂无参考资料

讨论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