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到百度搜藏 转发到新浪微博 分享收藏布依戏县级 I-228

  布依族戏曲剧种。流行于贵州省黔南、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及盘江流域红水河布依族聚居地区。这个地区隔江就是广西的田林、隆林等县。

  约在清代末叶,壮剧艺术由这一地区传入,布依族受其影响,用布依族语演唱布依族的乐曲,在八音坐弹、板凳戏、土戏布依彩调的基础上逐渐演变形成。民间艺人按村寨组成的业余戏班代代相传,每逢民族节日,搭台演唱。剧目分正戏、杂戏两大类,前者多系汉族地区流行的历史故事戏,如《琵琶记》、《玉堂春》、《乾隆马寨兴》等;后者则取材于民族民间故事,如《四接亲》、《一女嫁多夫》等。正戏道白多用汉语,唱段用布依语,杂戏则唱、白皆用布依语。布依戏虽吸收了汉族戏曲的部分表演程式,但仍具有本民族的特色。音乐曲调由“八音坐弹”发展而来,有〔正调〕〔长调〕、〔京调〕(〔起落调〕)、〔翻演调〕、〔马倒铃〕、〔八谱调〕、〔反调〕、〔二黄〕、〔二六〕等。主要伴奏乐器为尖子胡琴(公琴、牛骨琴)和朴子胡琴(母琴、葫芦琴),配以笛、短箫、木叶和三弦、琵琶、月琴等。打击乐器有大锣、大钹、鼓、木鱼、包包锣、小马锣等。

返回目录艺术特色

  布依戏中有生、旦、丑及大王、大将等分工,各脚色的舞台调度都是三步或五步一转身,演唱过程中对面穿梭,形式活泼,风格质朴。布依戏的各个角色都戴着别致古朴的面具(脸壳),其面具有木雕,笋壳、竹篦壳几种。主要以红、黑、黄、绿、蓝、紫六色勾画、涂染,雕刻,绘制常常运用夸张、变形的手法,在眼、眉、鼻、嘴、胡上着力渲染。演出时,演员头上蒙以青纱,然后藏上面具,通过面具上眼、鼻、嘴处雕开的孔往外看,自由地施展着表演技艺,成为别具特色的一个民族戏剧的剧种。布依戏的音乐由唱腔、器乐曲牌和打击乐三部份组成。由于其处于调整发展中,至今尚无专业组织,很难统一规范,各地业余布依戏队的演唱与演奏多带随意性,因此在音乐上暂归类二种。第1种:正调类唱腔包括[正调]、[反簧板]、[大王调]、[喊板]等,正调[正调]为主要唱腔,民歌类为辅肋唱腔。第2种:由[起落调]、[浪哨腔]、[喊板]、[灯调]、[苦调]等组成,[起落调](亦称[正调])为主要唱腔。

  演奏所用乐器有牛骨胡、葫芦胡、二胡、笛子、月琴、包包锣、小马锣、钗、钹、鼓等。有的布依戏队还加入“勒尤”(布依族特有的竹管吹奏乐器)和木叶伴奏。器乐主要用于烘托舞台情绪、表达人物感情中使用,并可作演出过场音乐。打击乐较为简单,主要在创造舞台气氛、掌握戏剧节奏中使用。布依戏的唱腔古朴,富抒咏性。布依戏的唱词结构多为五字句、七字句或上下句。布依戏的表演分手、眼、身、步,有三元华盖,指法、定眼、绕场步、马弓步、大小三角步、抖步、丑步、矮步等;武打行当中有挡丁、挡巧等。

  布依戏演出活动无舞台限制,演出于“岁终新正”的节日里,其习俗分为“加官开台、扫台封箱”两部份。舞台背景多为具有驱邪祈福、消灾纳吉的“八仙”幕布。服装、化妆较为简单。

  目前布依戏剧目有三类,即传统剧目、移植剧目和现代剧目。传统剧目包括源于“摩公”的经咒、古歌、傩仪故事、说说唱唱、民间传说故事、民间神话故事等所编演的剧目。

  其代表剧目如《三月三》、《六月六》、《王玉莲》、《张奉文》、《罗细杏》、《罗赫信》、《三聘村姑》、《人财两空》、《一女嫁多夫》、《金猫和宝瓢》、《吹睹嫖游之害》、《四接亲》、《打草鞋》、《王三打鸟》、《冯相宝马必肖》、《穷姑爷》等。这类剧目的戏话、唱词均用布依族语言,最具民族特色。移植剧目大都来源于汉民族历史故事、唱本,以及其它剧种的移植剧目。代表剧目有《秦香莲》、《陈世美不认前妻》、《祝英台》、《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二下南唐》、《杨家将》、《说岳传》、《穆桂英》、《樊梨花》、《玉堂春》、《武显王闹花灯》、《王祥卧冰》、《董永卖身葬母》等。上述移植剧目经过长时间的艺术实践,己日趋完善,不论故事情节、人物性格特征和人物关糸,都与布依族居住的地域环境和生话习俗有关,因而形成了具有民族特色的移植剧目。布依戏除反映布依族英雄斗争的内容外,占比重很大的是表现男女争取婚姻自主追求爱情幸福的内容。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是《罗细杏》、《罗赫信》、《红康金》。解放后,为了更好地反映社会主义新时代,布依戏观代代表剧目有《光荣应征》、《只生一个好》、《计划生育是国策》、《好媳妇》、《罗细杏》、《金竹情》等。(《罗细杏》是经原贵州省文化局局长蹇先艾参予修改并定名为《赶会》,后参加1984年在省第一届工农业余文艺会演时改为《罗细杏》。)现代剧目在贵州省少数民族地区对宣传共产党的方针政策、引进科学技术、拓宽乡民的视野等,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这类剧目,题材丰富,比喻生动,语言诙谐,人物个性鲜明。它广泛地涉猎了布依族人民社会生活中的各个领域,是非明辩,褒贬公正。塑造了布依族人民理想崇敬的人物形象,反映出布依族人民的美好愿望和审美情趣。这些都是布依戏创作的智慧源泉,是布依人民珍贵的文化资源。上述两类剧目均用“双语”演出,如在正戏演出前的“引子”、“定场诗”、“自报家门”等与表现剧中“规定情境”时,均说汉语,而抒情演唱、对话道白、插科打诨,即用布依语。

返回目录传承意义

  布依族人民在不断的发展中、是善于吸取汉文化养料来发展本民族文化的民族。他们把移植剧目,视为通向戏剧文化的桥梁。这些剧目,深受布依族人民的喜爱,并用自己喜闻乐见艺术形式去规范它们,再现它们,并融入布依族文化内涵特质。在南盘江两岸乡间村寨并长期为布依族人民喜爱、传承的布依戏,曾多次在省、地、县及中央历届或民族戏剧演中,参加演出并荣获奖励。如册亨县弼佑布依戏队的《玉堂春》、兴义县巴结镇布依戏队的《一女嫁多夫》,获省第一届工农业余文艺会演三等奖和表演一等奖(女演员王安秀);安龙县马鞍营布依戏队的《蟒蛇记》、《望山穿》,1958年获安顺地区会演第二名;1984年贞丰县的布依戏《金竹情》在“贵州省少数民族戏曲研究汇报演出”中获“演出奖”;同年,册亨县布依戏队的《罗细杏》,在“全国少数民族戏曲录相观摩调演”中,获文化部颁发的“优秀节目奖”。这些殊荣,使布依族的戏剧在布依族人民的文化艺术生活中,留下了新的篇章。

  布依戏主要由村寨的民间业余戏班加以传承。戏班一般有三十多人,以自然村寨为基础,戏师为班头,各班每年春节期间必须为本寨,或没有戏班的村寨演出,以穰灾祈福、驱鬼逐疫。布依戏具有历史学、民俗学、宗教学、戏曲学等方面的研究价值,对中国文化的丰富和完善曾发挥过重要作用。但是,现在布依戏已经不易看到了,因为许多布依戏演员年事已高,又难以物色到合适的接班人,故而能演者越来越少。

参考资料

  • 暂无参考资料

讨论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