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到百度搜藏 转发到新浪微博 分享收藏思南花灯戏县级 I-222

  思南土家族是湘鄂渝黔边界土家族整体中的一部分,是古代巴人的后裔,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已从巴人聚居的长江之滨,顺乌江而进入思南这块土地。土家族是我国能歌善舞的民族之一,土家族的茅古斯、摆手舞、傩舞等早已闻名于世,而思南土家花灯舞,因种种原因,外人知之甚微。自古以来,思南土家族在祭祀神灵祖先活动中、在唱歌耕种中、在神话传说民间故事传承演说中,均采用传统的说唱形式进行表达和流传。

返回目录发展历史

  思南土家花灯,根据老艺人的追根溯源和唱词中表现的历史特点看,大致起源唐宋之间,风行于明代、清代。思南土家花灯到清朝末年,因受外来戏剧文化的影响,已发展成为花灯戏--高台戏,这是花灯史上的一个大的飞跃。清光绪18年,思南人罗芳林从云南协台位子上告退还乡。在家乡罗家坝搭了一个正规的舞台,便把土家矮台戏,搬上了高台演出,称之为高台戏,高台戏由此而得名。思南土家花灯、高台戏均有实的群众基础,它不仅为人们喜闻乐见,而且它还是土家人民歌颂正义,反对邪恶的有力武器,清朝咸同年间,在思南爆发了以土家人民为主体的白号军农民起义,思南到处出现自编自演的《白号军》、《劝清军》花灯二人转。许家坝、文家店、大河坝、大坝场、塘头等花灯盛行。在思南跳花灯被认为是唐朝留下360盏灯中的两盏。即茶灯和扇子灯。

返回目录表演形式

  思南土家花灯不仅历史源远流长,而且表演形式也多种多样,最初是“二人转”。明末清初已发展到了三人出场,或一男二女,叫“双凤朝阳”,或“二男一女”叫“双狮戏球”,已有的地方二男两女叫“花灯戏”。旦角又叫幺妹,男扮女装,扎假发辫,包头巾,着花裙,右手执绸边花折扇,左手执彩巾。

  丑角又叫干哥,反穿皮袄,扎腰带,瓜皮帽子头上戴,右手执大蒲扇。干哥围绕幺妹转,相互旋转唱跳,干哥舞蹈动作丰富多彩,既储蓄幽默,又滑稽可笑,在表演时,往往是干哥先出场,借故以道白的方式请幺妹上台,幺妹应声上台开始了舞蹈。“两旦两丑”的“双花灯”,近似于集体性舞蹈,在唱《开财门》时在院坝表演。新中国成立后,在党的“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文艺方针指引下,出场人数不受限制,多达二三十人,而且女性扮演旦角,改变了原先男扮女装的传统作法。土家花灯的组织形式,既固定又灵活。各土家山寨都有固定的花灯队,有较为固定的排练场所,整齐的服装道具,有专人负责,各自都有自己特色节目,召之即来,来之能演。这些组织,解放前叫灯会,由族长或闾长任会长。灯会有灯田,由会长指定专人耕种,所有收入用于灯会支付;新中国成立后,通称业余花灯队,队长由村组干部担任,不取任何报酬,玩灯所获收入全部用于自身建设。

返回目录表演曲调

  思南土家花灯音乐有浓郁的民族风情和地方特色。曲调分灯调、正调、杂调、小调等四大类,传统的有24大类曲牌。由于土家花灯曲调繁多,风格各异,各地有不同特色,因而有花灯“不过寨,不过坡,不过界”的说法,土家花灯音乐,传统伴奏乐器不多,但曲牌丰富。传统的乐器有马锣、大锣、二胡、月琴、三弦、折以鼓等。锣鼓诙谐活泼,它使用的锣比一般锣大而厚,声音坚实宏亮,远播力强,泼辣热烈,抨击时能发出“卜音”给人以乐观、坚实之感。所用的马锣刚脆,声音尖而美,有跳跃之感。常用的锣鼓曲牌有“单打五”、“双打五”、“凤点头”、“鹰拍翅”、“牛擦痒”、“马咬牛”、长路眼“、”金线吊葫芦“和”四面进“等。

返回目录表演特点

  思南土家花灯是载歌载舞、歌舞穿插进行的民间艺术,思南土家花灯舞蹈形式活泼多样,舞姿健康优美,它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音乐声腔上,从民间花灯、山歌曲调中去改编或移植借用。

  表演上,尽管构思简单、粗糙,但已初步构成了戏剧艺术的雏型。思南土家花灯当是土家族文化的结晶,当是土家族戏曲百花园中培育出来的一朵奇葩。

参考资料

  • 暂无参考资料

讨论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