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到百度搜藏 转发到新浪微博 分享收藏傩舞县级 I-110

  江西是中国傩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商周时聚居于赣江和鄱阳湖流域的三苗(或扬越)后裔,创造了灿烂的江西青铜文化。新干县太洋洲商墓出土的青铜双角神人面具,透露了赣傩滥觞的信息。记载最早的赣傩是南丰县《金砂余氏族谱·傩神辨记》,其中说汉初长沙王吴芮奉命征伐闽越,驻兵南丰军山。为避“刀兵之灾”,告诫乡民“传傩以靖妖氛”。

  唐代文化鼎盛,《开元礼》对州县傩礼的统一规定,推动了江西8州37县“乡傩”的传播,如南丰、萍乡、修水都有唐代建傩庙、供傩神的传说。梁代宗懔《荆楚岁时记》注引《宣城记》提到三国吴时,庐陵郡岁末有丐傩讨钱的习俗。两宋江西经济文化发达,赣傩盛行。南丰《金砂余氏族谱》记载,余氏为避唐末战乱,由余干迁徙南丰,宋初将祖先在四川为官时崇奉的西川灌口二郎清源真君神像迁至金砂(现紫霄镇黄沙村),“立庙奉祀,岁时香火,遗其制曰'驱傩。”萍乡考证,太平兴国年间始建的石源仙帝庙,供奉傩神唐宏、葛雍、周武三将军。宋室南渡,隆佑孟太后驻跸南丰觉源寺,大批赵氏宗室成员流寓南丰,家乐伎艺聚集,百年“景象繁华”。南丰隐士刘镗作《观傩》古诗:“鼓声渊渊管声脆,鬼神变化供剧戏……”。全诗48句,详细描写了南宋时南丰傩舞剧的表演情况,为研究中国早期傩戏提供了一个标本。明清两代是赣傩繁荣时期,江西30多个县市有乡傩记载或遗存:赣东以南丰为最,清末至今有180多个村庄组建过傩班,现仍有“跳傩”、“跳竹马”、“跳和合”、“跳八仙”等113班。乐安有“滚傩神”、“戏头鼓”和“玩喜”,崇仁有“面仂公”和“跳八仙”,宜黄有“跳傩”,广昌有“孟戏”和“跳魁星”,黎川有“跳和合”与“跳八架”,抚州、南城、金溪也有傩俗记载。赣西数萍乡最多,傩舞称“仰傩神”或“耍傩案”,傩庙、傩面、傩舞谓之“三宝”。

  万载称“跳魈”或“搬案”,分“闭口傩”和“开口傩”两种流派。宜春亦有“闭口傩”、“开口傩”和“旁白傩”之分。遂川流行“斗牛舞”。赣北记载甚多,南昌和新建称“大傩”,高安和上高有“逐疫”,靖安和奉新名“掸傩”,修水叫“行傩”,武宁唱“傩歌”,德安“行傩礼”,瑞昌有“神傩”,都昌谓“逐疫”,彭泽“赶花猫”是傩俗。赣中是乡傩活跃区,清代峡江元宵“有傩”,清江和丰城的傩戏流传到云贵。赣东北以婺源有名,傩舞称“跳鬼”,清代有36傩班、72狮班之说。浮梁有“五举戏”,先跳傩,后舞狮。在赣南,宁都有傩舞遗存,瑞金有傩俗记载。各地乡傩构成了具有江西特色的赣傩文化群。

返回目录表演风格

  由于傩舞流传地区不同,其表演风格也各异,既有场面变化复杂,表演细致严谨,生活气息浓厚,舞姿优美动人的“文傩”流派;又有气势威武磅礴,情绪奔放开朗,节奏势烈明快,动作刚劲有力的“武傩”流派。这种古老传统傩舞之花,至今仍流行于江西的德安、武宁、婺源、南丰、都昌等县的舞台、厅堂和村镇田头。傩舞表演时一般都佩戴某个角色的面具,其中有神话形象,也有世俗人物和历史名人,由此构成庞大的傩神谱系,“摘下面具是人,戴上面具是神”。傩舞伴奏乐器简单,一般为鼓、锣等打击乐。表演傩仪傩舞的组织称为“傩班”,成员一般有八至十余人,常有严格的班规。傩舞常在傩仪仪式过程中的高潮部分和节目表演阶段出现,各地的傩舞节目丰富,兼具祭祀和娱乐的双重功效。

返回目录傩祭渊源

  傩是上古时期原始宗教的产物,“是人类最早发挥本体精神力量,使用巫术手段向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索取起码的生活条件,拓展生存空间,进行两种互为关联的生产活动——物质的生产和人口的繁殖,从而展示人类早期生命的价值。”(《中国傩文化通论》)傩的生命张扬,主要体现在傩祭仪式中借助神灵的威力,驱除自然灾害(如旱、涝、火、虫等)和人体灾害(如瘟疫疾病等)。

返回目录基本形态

  傩仪是傩基本形态。赣傩仪式沿袭古礼,有起傩(开箱、出洞、出案)、演傩(跳傩、跳魈、跳鬼)、驱傩(搜除、扫堂、行靖)、圆傩(封箱、封洞、收案)等基本程序。时间一般从农历正月初一开始,至元宵后几天结束(少数傩班在二月间结束)。“驱傩”是整个仪式重点,傩人戴着狰狞面具,拿着武器,在火把照耀下沿门驱疫,将危害人类的邪魅赶走。这种仪式各地表现并不相同:南丰石邮村“搜傩”,开山持铁链与钟馗、小神进入各家厅堂、房间搜索,保留了古傩“索室驱疫”的原生形态特征。婺源长径村“追王”,村民沿着田野小径追赶“八十大王”,请其用“开山斧”在头上刮几下祛邪逐疫,表现了人们对健康长寿的渴求。乐安流坑村驱疫,一边傩人装扮神灵入室搜索“行靖”,一边村民打扫巷道,清理污垢,并洒上石灰和硫磺等物“行净”,反映了乡民文明程度的提高。

参考资料

  • 暂无参考资料

讨论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