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到百度搜藏 转发到新浪微博 分享收藏千山寺庙音乐市级 I-98

  千山的佛教音乐是在寺庙举办的各种佛事活动中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它不断汲取民族民间音乐的营养,并从印度梵乐等宗教音乐中摄取艺术精华,到金元和明清时期,已趋于成熟和完善。千山的佛教音乐分诵经和器乐两个部分。器乐曲主要是笙管乐,其曲牌多与辽南民间流传的笙管曲相同,传统的诵经音调属于北方韵,历史悠久,目前尚不知其起始年代。佛道并存于一山中,这种并不多见的现象让千山充满了传奇色彩。而这也让千山寺庙音乐成为一项文化瑰宝,因为这其中包括了佛教音乐和道教音乐两种。两者的乐器几近相同,但唱诵的内容、韵味都有所不同。

返回目录佛乐的历史

  佛乐是在寺庙举办的各种佛事活动中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迄今已有1300年的历史。据史料记载,唐朝中期以来,每逢佛事活动,僧人纷纷从黑龙江、吉林、山东、河北等地会聚千山,从而为千山佛乐提供了各地的精品。

  同时,千山佛乐又不断汲取民族民间音乐的营养,并从印度梵乐等宗教音乐中摄取艺术精华,到金元和明清时期,已趋于成熟和完善。关于千山道教音乐(东北新韵)的形成,有着道界人士自己的说法。据介绍,在百余年前有阚氏兄弟二人,当时都是京剧演员,因不得志到千山无量观(一说是医巫闾山某道观)蓄发为道。现在东北地区道家诵经使用的韵调新韵,即为阐氏兄弟二人所创。据说在创腔过程中,二人在中间隔巨石且背向而坐的情况下,竟唱诵得分毫不差。可见其用心良苦,下了非凡的工夫。兄弟二人终因积劳成疾,相继死去。在新韵问世以前,东北地区道教的诵经音乐被称为“崂山韵”。该韵很可能是由山东一带传入,现已无人能唱。新韵问世后,在东北地区取代了“崂山韵”成为道家诵经唯一的一种韵调,并已流传百余年。新韵的曲调流畅,其中相当一部分优美动听。它具有浓厚的宗教风格,庄严肃穆。

返回目录佛乐的艺术特色

  千山佛教音乐有别于其它寺庙音乐,其特点是节奏鲜明,音调高亢,曲调豪放粗犷,感情激昂。它既有浓郁的的宗教色彩,也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千山佛教音乐分为声乐和器乐两个部分。其中声乐部分又分为“禅乐”和“应付韵”两部分。“禅韵”的特点是用打击乐器伴奏;“应付韵”是用笙管乐器伴奏,多用于放“焰口”。千山佛教音乐在诵唱形式方面也很丰富,有独唱(“赞头”、“起腔”)、合诵、直唱、韵白等,大都是由“维那师”领腔起调,众僧应合。“直唱”是佛曲中独具风格的一种唱法,有歌唱型和半歌唱型两种。“歌唱型”的旋律比较强,“半歌唱型”的近于说唱,在“焰口”中应用较多。千山道教音乐,则是康熙年间,从铁刹山刘祖传入无量观,后经来自梨园世家的两位阚氏道士加工,创作出了“东北新韵”六小韵、十三大韵和走马韵等400余首乐曲。新韵可以从韵类和词类两个方面进行分类。从韵类上分:大韵、小韵、走马韵、忏悔、诵经调;从词的内容上分:(1)阳韵,也叫神韵,如《柳含烟》。(2)阴韵,也叫鬼韵。

  千山佛乐的演奏,是由笙、管、笛等民族管乐器和鼓、铙、钹、铛子、铪子、铃杵、大磬、小磬、木鱼、撞钟等民族打击乐器、法器所组成,分为铙钹法音、诵唱曲和器乐曲三部分。

返回目录千山道教音乐的传承

  千山道教采用的是东北新韵,除千山道观外,东北各道观使用的都是东北新韵。由于“北韵”的有些曲牌仍处在由一些老艺人的口口相传的形态之中,其中很多曲调已经失传,而现如今有些曲调也濒于失传。就目前发现和收集到的寺庙曲牌数也不过几十首,与原有的所知数百首可谓是相去甚远。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一些老艺人曾带着千山寺庙音乐到东南亚一带演出过,所到之处,都受到了非常热烈的欢迎。他说,对这些濒临失传的文化精华必须加以保护,而目前有关部门已经组织人力对千山寺庙音乐进行了深入调研,深入千山等周边地区联络民间老艺人,挖掘整理相关文字及音像资料,并给予民间艺人一定的资助,鼓励他们传承技艺。还专门召开了多次民间艺人座谈会及专家论证会,制定了详细的保护方案并开始实施,将千山寺庙音乐正式提上保护日程。

  大约在20世纪20年代,一些僧人到营口、长春、哈尔滨建寺,同时把南方韵带到东北,此后,南方韵在寺庙中广泛流传,久而久之,东北各寺院能诵唱传统北方韵的僧人越来越少。北方韵从曲调上可分为赞子和散韵两类,其中散韵部分已基本搜集完备,惟有赞子搜集甚少,估计不下八十个,但目前仅搜集了三十个左右,如《斗宝o天下同》、《挂金锁》、《五方界》等。千山佛教笙管乐目前仅有几个居士尚能演奏,曲目大部分失传,保留至今的不过20首,如《鸾凤鸣》、《天尊韵》、《三皈依》等。

  不过,虽然千山寺庙音乐的文字和影像资料较多,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受到外界及自身条件的影响在传承和发展上也存在一些问题。一些传统的寺庙祭祀活动渐渐变得简化,造成寺庙音乐的主要活动阵地逐渐缩小,过去那种十几个乐班一同上阵演奏的场面已经很少了。缺乏展示的平台,再好的音乐形式也会萎靡。而且,一些颇有造诣的寺庙音乐演奏者,有的因为年事已高退出了前台,有的僧人与居士也相继离世,演奏技巧和对音乐的理解不能得到及时的传承,对寺庙音乐的流传也是一大冲击。同时,人们的文化生活越来越丰富,对寺庙音乐的兴趣变得淡薄,愿意欣赏的人在减少,可以演奏的人有的也不专注于演出。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加大力度对千山寺庙音乐进行深入调研,并制定了详细的保护方案来发掘其独特的宗教文化底蕴,彰显其历史和文化价值。

参考资料

  • 暂无参考资料

讨论区

验证码: